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

《写作的喜悦》

辛波丝卡

被书写的母鹿穿过被书写的森林奔向何方?

是到复写纸般复印她那温驯小嘴的

被书写的水边饮水吗?

她为何抬起头来,听到了什么声音吗?

她用向真理借来的四只脆弱的腿平衡着身子,

在我手指下方竖起耳朵。

寂静——这个词也沙沙作响行过纸张

并且分开

“森林”这个词所萌生的枝桠。

 

埋伏在白纸上方伺机而跃的

是那些随意组合的字母,

团团相围的句子,

使之欲逃无路。

一滴墨水里包藏着为数甚伙的

猎人,眯着眼睛,

准备扑向倾斜的笔,

包围母鹿,瞄准好他们的枪。

他们忘了这幷非真实人生。

另有法令,白纸黑字,统领此地。

一瞬间可以随我所愿尽情延续,

可以,如果我愿意,切分成许多微小的永恒

布满暂停飞行的子弹。

除非我发号施令,这里永不会有事情发生。

没有叶子会违背我的旨意飘落,

没有草叶敢在蹄的句点下自行弯身。

 

那么是否真有这么一个

由我统治、唯我独尊的世界?

真有让我以符号的锁链捆住的时间?

真有永远听命于我的存在?

写作的喜悦。

保存的力量。

人类之手的复仇。

陈黎 张芬龄 译



0

原文《》

by

雅什罗旁的饥饿集中营

辛波丝卡

写下来,写下,用普通的墨水,

在普通的纸上:没有食物,

他们全死于饥饿。全部?是多少?

草地是这么大。有多少片草叶

代表每一位?写:我不知道。

历史的骨骼记载在饱满的身躯上

一千零一变成整整一千。

那伶仃的一彷佛根本不存在。

一个虚构的胎儿,空空的摇篮,

向无人打开的识字课本。

那微笑、喊叫和膨胀着的空气,

踏进空寂探访的花园,

一片无人区。

 

我们在这片曾经变成肉体的草地上。

寂静残存得像一个伪证,

光天化日,碧绿。旁边有座森林──

树皮剥落,吮吸苔团。

在那人目盲之前

那每日风景的配量。空中有一只鸟

它巨大翅膀的影子,

在他们的嘴巴上移动,

口颚张合,咬牙切齿。

夜空中

游魂随月而起,

昏暗的像手臂飞舞,

举着空杯子。

在带剌的铁叉上

转着一个人

他们唱歌,声音遍地。

一首欢快的战歌惊悸人心。

写吧,关于这里的宁静。

就这样。

(达文 译)

0

广告

辛波丝卡

我是一颗镇静剂,

我居家有效,

我上班管用,

我考试,

我出庭,

我小心修补破裂的陶器——

你所要做的只是服用我,

在舌下溶解我,

 

你所要做的只是吞下我,

用水将我洗尽。

我知道如何对付不幸,

如何熬过噩讯,

挫不义的锋芒,

补上帝的缺席,

帮忙你挑选未亡人的丧服。

你还在等什么——

对化学的热情要有信心。

你还只是一位年轻的男╱女子,

你真的该设法平静下来。

谁说

一定得勇敢地面对人生?

把你的深渊交给我——

我将用柔软的睡眠标明它,

你将会感激

能够四足落地。

把你的灵魂卖给我。

没有其它的买主会出现。

没有其它的恶魔存在。

陈黎 张芬龄 译

0

墓志铭

辛波丝卡

 

 

在此长眠着一个旧派的女人,

像个逗点。她是几首诗歌的作者,

大地赐予她永久的安息,

尽管她不属于任何的文学派别。

她的坟墓没有豪华的装饰,

除了这首小诗、牛蒡和猫头鹰。

路人啊,请你从书包里拿出计算器,

为希姆博尔斯卡的命运默哀一分钟。

 

(林洪亮 译)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