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
马·沃洛申

无题 在地狱的底层 致格尔·施泰因

无题

马·沃洛申

如今我死了。我成了书中的字句

书就捧在你的手上……

爱的锁链已从你肩头卸下,

而我的骨灰还很烫。

从今往后,每逢忧虑不安的时刻

你可以把此书浏览。

可在你的人生路上却将永远保留

我留下的印迹。

外婆把我自己安葬在了由我的诗行

组成的坟墓里,

可你听――你是否听到小鸟儿的呼唤?

它还活着――我的诗!

请你不要像窘困的玛格达丽娜似地走开――

我的坟墓并不空旷……

在唯一的瞬间只须唯一的一次

让我们的唇与唇相吻。

 

《白银时代俄国诗人》第370页

0

致格尔·施泰因

马·沃洛申

我喜欢昔日的话语和旧书信

发出的充满倦怠的沙沙声……

它们散发着特殊的气息和魅力

来自行将凋萎的花丛。

 

我喜欢花式的笔迹――

它有一种干草的气息。

熟稔的笔迹龙飞凤舞的字体

喃喃地吟诵着一首忧郁的诗。

 

它们那种慵倦的美

对我充满了妩媚……

它们是从认识树上

飞落的芳菲。

0

在地狱的底层――纪念亚·勃洛

马·沃洛申

痴呆呆的夜死气沉沉

一天天更野蛮更沉闷。

生命如风中之烛,吹灭它的,是耻辱的风:

没有喊声,没有吁告,更没人救命。

 

凄惨的,是俄国诗人的命运:

不可知的宿命把普希金

带到了枪口之下,

断头台上,把陀思妥耶夫斯基引领。

 

或许,这就是我们的命运,

罗斯就是杀害亲子的凶手!

不是在你的地下室里腐朽

就是颠踬在血腥的泥泞中,

可我不会抛弃你的各各他

更不会远离你的坟坑。

 

即便我被饥馑或凶恶打倒,

我也不会选择别样的命运:

要死就让我和你一同死去

并和你一起,和拉撒路一样,从坟墓中站起!

 

1922年1月12日于克科捷别利同上书第389页

0